战“疫”日记:希望早日战胜这场疫情
来源: 银川市文明办     发表时间: 2020-02-27 16:23     责任编辑: 杨风梅

  我是宁夏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张生润,是自治区妇幼保健院妇科护士。

  2月17日是我来到襄阳的第五天,望向窗外,昨日的寒冷雨雪天气已转晴,街上空旷萧条,无比安静,只有宾馆旁边小区门口的小喇叭一直重复播报着疫情防控的相关提示。

  想到当晚8点第二次进病区,第一次独自一个人上班,我从中午吃完饭就开始控制进水量,不喝水。

  当天19点45分,我跟上一班张静娴护士长交接班,刚好来了一个发热留观病人,药也配进来了,不知道是眼镜上碘伏涂得不够,还是护目镜洗手液涂得不充分,眼前总感觉被蒙了一层纱,想看清却看不清的那种痛苦,第一次体会得深入骨髓。

  病房灯坏了,目前这种情况没有人进来修,只好将病人领到护士站,护士站的灯光稍亮。排气,看血管,病人的手很凉(我隔着两层手套的感觉),就知道是末梢循环不好的那种,摸不见血管,看着只有条青印子,加上眼镜模糊看不清,实在没把握,“护士长,您帮我扎上再出吧。”只好向张婧娴护士长求助了。护士长一针到位,让我不再那么胆怯。

  21点,外围的老师把晚上一日两次的液体配进来,端着治疗盘给病人做雾化输液。已经住了好几天的一床小伙儿,一直没有埋留置针,可能是血管已经被钢针扎了就不好埋。眼睛依旧模糊,离得很近时才稍微能看见,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操作,第一次啊,心里特别紧张,比平时护士长查岗盯着做操作都紧张。我尽快让自己冷静下来,扎止血带、撕输液贴、消毒排气、再次核对,轻声给病人说:“有点疼,请您忍一下。”然后绷紧皮肤,穿刺成功,“一针见血”。一手固定着针一手粘输液贴,戴手套操作不太方便,输液贴会粘住手套。类似这样的困难是有的,但是总要找方法克服,相信自己一定可以。

  眼镜上的雾积得多了,形成水珠子,便顺着眼镜滚下来,反而能看清了,测体温,夹指氧,换液体,打热水……工作在继续。

  23点,我感觉嗓子特别干,真想直接喝水龙头上的水,但是我告诉自己坚持,不能喝,忙着忙着也就忘记了。凌晨,接班的老师进来了,交接班后进到缓冲间,严格按照流程脱防护服:不慌不躁脱一件洗一次手,脱一件洗一次手。出了医院大门,只有远处大车的鸣笛声和自己的脚步声,把眼镜的水滴擦干后仰头看着路灯、红绿灯以及整个街区都是那么得清晰,心想世界是如此美丽,希望我们早日战胜这场疫情!

  记者 沈亚婷 整理

更多>>
银川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京ICP备第030140号
copyright (c) 2013 www.lyppk.com 365体育官方网站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者建立镜像